十星争创

王义富:扎根泥土沁馨香传递乡村正能量
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6-05-06 10:26:57

 

在湖北省竹山县宝丰镇,经常可以看见一位老人背着一个摄影包,走街串巷,熟悉他的人都会打招呼:老王,今天又来采访啥新闻啦?这位年过六旬的农村宣传员,他业余从事新闻宣传工作已有30多个年头了。每天奔走于村村寨寨、田间地头,用他独特的视角,摄制了一幅幅充满乡土气息的新闻图片;用朴实的笔触,讲述了一段段老百姓自己的故事。他就是被当地老百姓亲
切称为“草根记者”的宝丰镇政府退休干部王义富。
    王义富1951年2月28日出生在麻家渡镇刘家河村,高中文化,当年在农村也算得上土秀才了。1977年王义富调到麻家渡镇文化站担任站长,干上了他一生热爱的事业。游走在村镇田头,他对当地的民风民情特别熟悉,各种新鲜事装了一箩筐,业余时间就试着写新闻稿子。1982年10月16日,他的处女作《乡村有了“业余乡剧团”》消息,在《郧阳报》刊发,看到自己钢笔字的稿件变成铅字,王义富激动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,也激起他的写稿热情。
    1982年,调任宝丰镇文化馆馆长。1993年,组织委于重任,王义富担任麻家渡镇宣传委员,他不负众望,在“十星级”评比期间,编写“十星歌”,展开歌喉,大力歌唱,将十星评选活动推向高潮。1996年,因工作需要,王义富又回到宝丰镇任宣传委员。虽然环境变化了,岗位调整了,但是他始终没有间断过业余新闻写作,他不仅仅是把新闻写作当作业余爱好,更重要的是把这项工作作为一项事业去做。业余时间,王义富一直忙于他所热爱的新闻写作,东奔西走,进村入户,当年他的妻子却要带着两个孩子住在农村,上要照顾年过花甲老人,下要照顾两个孩子,繁重的体力劳动使妻子积成了一身的病。有一次在抢收抢种时,她妻子一人将一亩田的菜籽割完、挑完,接着还要请牛工整田,抢水插秧,妻子终因劳累过度倒在了床上。至今提起这件事情,王义富仍然感到十分愧疚。
    条件的艰苦没有改变王义富对新闻写作的热爱,生计的艰辛更让这对患难夫妻心心相印、相濡以沫。1996年,王义富被评为“湖北省先进宣传思想工作者”,应邀到武汉参加表彰大会。望着一身土气、朴素得像个庄稼汉似的丈夫,妻子沈贤兰心里很不是滋味,她悄悄卖柿子攒够100元钱,到镇上给老公精心挑选了一件“中山装”上衣。王义富穿着这件饱含妻子深情的上衣出席了全省表彰会,为回报妻子的盛情,他用自己写稿挣来的稿费,在武汉给她买了一件当时最时兴的羊毛衫。
    在家人的支持下,王义富写稿的热情更高了。他还自费订阅了《中国记者》、《新闻爱好者》、《湖北日报》、《十堰日报》等书报,业余时间如饥似渴地从中汲取写作营养。遇到新闻记者、老通讯员,虚心请教,不懂就问。一辆陈旧的自行车、一架照相机、一个采访本、一支钢笔是他的全部设备。大到社会主义建设中新鲜事件,小到婆媳间的家长里短,都可以进入他的视野,流泻与他的笔端。为了新闻采访,就是做“土记者”也是很苦的事。常言道:做记者要“腿勤、口勤、脑勤、手勤”。在这几个方面,“土记者”也不敢有丝毫懈怠。还要付出比一般专业记者更多的艰辛。
    为了做好新闻宣传工作,他努力学习摄影,每照一张照片,就用本子记录下时间、地点、光圈大小、暴光度等信息,以便从中发现问题,找出不足。为了学习冲印技术,他经常通宵达旦的泡在暗室。学习新闻写作,开始不会,他就多写,坚持每天写上一篇。有时候看到一个新闻,绞尽脑汁,却无从下笔,睡到半夜,灵感突发,立马起床开灯,开始创作。为采写稿件,30多来来,王义富用坏5辆自行车、6架照相机。随着数码相机的普及,胶片时代不能适应新闻写作的要求,他又省吃俭用买了一架数码相机。不会电脑,他挤时间虚心向年轻人学习。功夫不负有心人。很快,从数码相机的拍照、下载、剪裁,到电脑打字、传稿件,他都能独立操作。王义富采写的新闻稿件,群众语言丰富,通俗易懂。有时候,他还在新闻稿里面穿插一些自编自演的花鼓船歌,让稿子耳目一新。“沼气建起多方便,既炒菜,又做饭;既卫生,又方便;还煮猪食不用电……”。“正月里是新春,家家户户挂红灯,红灯一闪亮晶晶,借盏红灯谢党恩……”。“一唱建设新农村,依靠产业来富民,宝丰建万亩生态茶,富国富家富农民……”。现在,一天不写稿,几天不拍照片,他手就痒痒,心好像空了似的。只要有新闻线索,他就放下手中的一切,立刻出发,别看他是“土记者”,可是那种敬业精神丝毫不亚于专业记者。
    30多来来,王义富业余时间就是喜欢读新闻、写新闻,读报、剪报。至今,他在县级以上新闻媒体发表稿件2000多篇。他先后荣获“湖北省宣传思想工作先进工作者”、“十堰日报优秀通讯员”、“十堰市第三届道德模范”、“竹山县新闻宣传先进个人”等殊荣。还光荣的当选为竹山县第八届、第九届政协委员。
    今年65岁的王义富,虽然退休了,但他依然活跃在山乡的村组院落,他说:“我是农民的儿子,心里就得装着老百姓。无论什么时候,我都不会放下手中这支笔和照相机。”